啥都画

【权力的游戏】Game [Ramsay/Theon][NC17]

*


门被拉开了。轻快的脚步声逐渐袭来,一下,两下,与往常一样。他明白是他来了。
“今天玩点什么呢,reek?”
一字一句,双唇先向中间收缩,再扩散开来,牙齿紧合,从嗓子中挤出一个音节。
Reek,不是Theon Greyjoy。
是的,他明白是在叫他,站在那里的是Lord Ramsay,他的大人,他的主人,他的命名者。
“但是,和一个没有卵蛋的人,还能玩点什么呢?”他的大人窃笑着,看着穿着麻布衣服的他。“这衣服不适合你,”他的大人顿了顿,“不如脱光了好看。”
“…yes,my lord.”
“所以你的大人想让你脱衣服啊,蠢货!”
他有所迟疑,但是流利的动作让他不禁思考自己迟疑过吗,他不明白,因为他的大人也不会来得及使他明白。
Lord Ramsay看着他,他正在战兢兢的不知所措着。Ramsay走过来,离他很近,抚上他的脸,一路滑到那接近平滑的地方。
“有时候我在想,是否该给你再做个‘口’,毕竟……”他的大人的手换到了后面,“一个‘口’还是太少了。”
说着,Ramsay便不由分说地把自己的手指塞进去,他不由得一怔,疼痛感使他前倾,倒在Ramsay的怀中。
“啧啧,reek,你真是太着急了。”
这么说着,Ramsay继续嘲弄般的转着那根手指,一开始很困难,不过之后便可以多塞进一两根去了。空旷的房间只有烛火在摇,他紊乱的呼吸在火光中颤动。
那个光秃秃的地方好像也要开始肿胀一般,肆虐的痛着,像是要诞生生命。他用手象征性的空摆,却是徒劳。
Ramsay看到这一幕,抓住他的手,像抚摸女人一样教他抚摩自己,那里平坦的不能再平坦,甚至一根毛都没有。
他的眼角湿润。
“嘘,嘘,reek像女人一样哭鼻子。”Ramsay嘲讽道,“等会儿就干的你没有力气哭。”
他听见皮带声,自觉地背冲着他趴好,Ramsay“不喜欢被婊子支配”,有点像蛮子一般的做爱方式,他没什么意见,反正都是被干而已。
磨蹭几下后,他的大人进来了,火急火燎的迅速冲撞,如果是个whore恐怕早就受不了了。但他不同,他身躯强壮,忍耐力过人,就算如此暴行,他还是有力气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。
恍惚间他像在船上,当时去往父亲国度的船,和那个管她叫什么名字的whore,在一张小木床上翻云覆雨。那时他还有那活儿,傲人的兄弟吸引了众多的情人和妓女。然而他现在不在那儿,他也没有那活儿了。
何况,那时Robb Stark也没有死。
他的眼泪涌出来,天知道当时他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不让自己的眼泪滴到Ramsay涂满软膏的脸上,这是之后他第一次哭,他流泪,他痛不欲生。他想沉溺在回忆之中——与Robb和其他Stark们一起在临冬城的日子,冰天雪地但温暖人心——但Ramsay一下下的冲撞让他不得不清醒着迎来高潮。
“原来你还有哭的力气啊?那我们再来一次吧,reek?”
邪恶的音节从嗓子中冒出,变成一个弧笑。
他念念有词:“Yes,my lord.”

 
评论(3)
热度(15)
© AP | Powered by LOFTER